代写企业家传记范文《将每一个角色做到极致》

2020-05-21 10:40:06 1059

她是一个敢想敢做、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创业女性,更是一个把“孩子”、“妻子”、“妈妈”这些角色做到的女性榜样。收起锋芒时,温婉安静地像大海中的一座岛屿,任凭惊涛骇浪,任凭狂风暴雨;雄心展露时,威武坚韧如苍野中的千仞之壁,任凭岁月侵蚀,任凭狂沙漫漫。这一动一静之间,饱含着勤奋务实的操守,也蕴藏着自强不息的成功基因。

从未让家人早上空腹出过门

结婚20年,除特殊意外情况,陈贞羽家的早饭从未中断,“我从来没有让我的家人早上空腹出过门”,陈贞羽说,“母亲从小就教育我,一个女人,任何时候要保证家庭是稳定的,孩子是安全的,所以相比较大多数女性,我对家里的付出可能会更多一些。”

小的时候,父亲也告诉陈贞羽“任何时候都要把饭吃好,把身体照顾好,身体好了,做任何事情心里就不慌了。尤其是要吃早饭,吃完早饭,人一整天都很有精神。”

当下生活中的陈贞羽,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六点十分到六点二十把早饭做好,吃完早饭后送孩子上学,“我的爱人经常出差,他天天奔波,必须有一个好身体。他吃了早饭,我心里感觉很踏实”,陈贞羽说,“受我的影响,我的两个孩子都会做饭,他们是我的骄傲。”

酷骑千里的“菜鸟妈妈”

716日,陈贞羽带着儿子历经6.5天全长665KM的单车骑行,从北京天津河北2014年来,陈贞羽每年都会带儿子骑行一次,但对于骑行这项运动,陈贞羽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菜鸟” ,又身为母亲,所以她自称“菜鸟妈妈”,而对于年少的儿子,则嬉称他为一枚还未孵化成型的“蛋”,“菜鸟妈妈和蛋飞”这个名称体现的是对孩子的教育理念,她不想做一个自己不会飞就指望儿子去飞的母亲,而是要做一个陪伴孩子成长的母亲。五年来,她带儿子到达过秦岭脚下,回过北京老家7月曾在青海湖环湖骑行。此次从北京骑行回河北是行程最远、用时最长的一次,在六天半的旅途中,母子俩遇到了三场大雨,两次单车掉链,随身携带的包丢过一次,但是他们没有放弃,坚持骑行到河北,一路饿了、困了的时候就在当地的饭店或者农家就餐、休息。对于发生在路上一切不顺利的遭遇,陈贞羽没有抱怨,她只是笑着说,人生就是这样起起伏伏,在不断爬坡和下坡的过程中,我教会了儿子如何面对人生,如何解决问题,正如父母教给我的一样,要自强不息!

她和孩子还骑行回过母校南开大写,再度回到母校,她极力将现在的南开大学一分部与上学时的情境联系起来,但由于南开大学一分部校区功能的变化,校区面貌与二十年前相去甚远,“以前的时候,所有的楼都是矮的,逸夫文科楼、衡山堂、餐厅,还有我的宿舍楼都不高,所以在校园里一眼就能望见远处的山,现在全部都是高楼。”陈贞羽回忆道,“曾在本部读书的校友和在榆中待过的校友还能找到自己当年的感觉,在一分部读书的我们对校园有点陌生,但庆幸衡山堂依旧在,曾经的宿舍楼还在。”

回归南开 找回自己

南开大学毕业后的陈贞羽,人生经历可谓异常丰富,旅游管理专业出身的她,在毕业后选择到一家旅行社上班,在半年后便承包了一家旅游公司,说来也巧,这家名为北京九洲商务(原怡达)的旅游公司,前任法人是南开校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段渊源”,陈贞羽后来买断了公司的全部股权,一做就是六年。在2010年生完二胎后,原计划做全职妈妈,但因为一些原因重回工作岗位,经营现在的公司。

陈贞羽在每个人生阶段都不忘母校,曾在北京到西宁的动车上看到南开大学”四个字而激动地掉下眼泪来。她在朋友圈写道,“南开,我曾经因为梦想而选择的地方,如今是我心中的神圣殿堂,是我魂牵梦绕的精神家园。20多年前选择南开是因为想着南开的学费低廉,物价不贵,并且学校不错,但没想到来了就舍不得了。在离开母校的这些年里,一直想着与母校获得联系,去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通过打电话获取了与校友组织的联系,重回了南开人的圈子。陈贞羽感慨地说道:回归以后,整个人身上的能量都发生了变化,改变了我以家庭为主的生活基调,我又重新找回了南开人的身份,重新找回了自我,让我认识到我自己原来还是那个南开大学毕业的陈贞羽”因为南开的召唤,勾起了我们内心深处的那份炙热的爱,所以,才会千里走单骑为献礼。动车3小时的路程,我却用6天半的骑行去完成,不为别的,那是我用绵绵的思念铺就的。”

如果说父母给了陈贞羽吃苦耐劳、包容坚韧的性格,那么,是她让这种性格成为一种品格,如果说母校给了她自强不息、独树一帜的品质,那么,是她让这种品质多了一层绚丽的色彩;如果说爱人和孩子给了她无限的支持和帮助;那么,是她让校友更加坚信,南开人用行动诠释的坚守和奋斗,总有会成为缤纷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