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的书稿编校工作该怎么做?

在合作过程当中,有些出书客户已有部分口述稿件,对于这部分稿件,该如何处理呢?

首先要基于价值点或者中心思想进行材料筛选和基础甄别,其次进行逻辑梳理和结构调整,最后进行细节调整和适当润色。案例如下:

原文1:

那时候刚开发改革,去南方的机票火车票非常难买,邱书记就说这次飞去不可,洪区长规定国庆节前一定要赶到珠海,可当时又是国庆节期间,机票火车票都不好卖,为了赶时间最后只能定几张无座的火车票,带着一个秘书,我们三个人从武汉上车,用了6个多小时,一直站到长沙才补到票,当时珠海还没有火车站,也没有高速公路,只能到广州,到了广州住在白云宾馆,休息了一天,在广东外警卫区走动了一下,为了今后方便工作,邱区长带我去认识一下人脉,刚才认识了一个姓郭的厅级干部,是湖北人,希望他今后照顾一下。

编校后:

回来以后,我跟邱书记一起买票准备南下珠海。那时改革开放的号角刚刚吹响,下海经商的热潮此起彼伏,绵延不息,又正值国庆节前期,不管是火车票还是汽车票都一票难求。可洪区长规定,让我们国庆节前一定要赶到珠海,我们只好订了三张无座的火车票,带上秘书从武汉上车,随着轰隆轰隆、叮叮咣咣的火车声一起向南进发。6个多小时后火车到了长沙,当时珠海没有火车站,也没有高速公路,我们便补了去广州的票,到广州后在白云宾馆休息了一天。为了方便今后工作,邱区长带我认识了一个湖北籍的郭姓厅级干部,希望日后能得到他的照顾。

原文2:

到了十月一号去珠海,座汽车去,当时汽车还要座轮渡,还要过四条大河,一共座了7个多小时,一早上出发,到9月30日晚上8点多才赶到珠海,那边筹办组的人给我们准备几间房,在一个海边的造船厂里,里面大概有二十几间房,一路长途跋涉的就在这里住下来了,第二天在邱区长的带领下先后会见了外联合办公室和香洲区的领导,带着我一起熟悉流程,在这个过程中邱书记将这次基业的相关领导都跟我交接后就返回武汉,洪区长的指示是通过半个月的时间了解这次基业的基本情况,并写好方案带回武汉向东西湖汇报进展。

编校2:

10月1号早上,我们先乘坐汽车,再乘坐了7个多小时的轮渡过跨过四条大河,晚上8点多赶到了珠海。承办组的人给我们在海边的一个有二十几间房的造船厂里准备了几间房,我们便住下了。第二天在邱区长的带领下,我们先后会见了外联合办公室和香洲区的领导,他们带着我一起熟悉流程。邱书记将这次基业的相关领导都跟我介绍并交接后旋即返回武汉。洪区长的指示是通过半个月的时间了解这次基业的基本情况,并写好方案带回武汉向东西湖汇报进展情况。

原文3:

于是我就全面的做了一些调查,最重要的是要了解在随后的调查中就发现一些阻力,我们要建香东大夏的地点就位于浅海区附近,涨潮的时候海水水位上涨,退潮的时候海滩上就垃圾成片,遍地的死鱼死虾,在高温的阳光照射下臭味熏天,还有他们跟我们安排搞农业生产的水产养殖基地,排灌系统都不理想,海潮上涨后海水会倒灌。选的地质是不理想的。当时他们临时去看的就没看到这一幕,考察的这些问题我还没把握向洪区长反应,怕自己还没搞准,只是稍微带过的说了一下,就按着洪区长和邱副区长原来的指导思想制定了一套方案,因为初次接触这个项目,对事件还不太了解,发现问题,也不能公然向领导公布,只在方案里做了如实的补充。

编校后:

我就珠海的面积、人口、工业、商业的组织结构和特区的基本状况等做了全面的调查,尤其是了解到了香洲区领导层和他们的一些指导思想以及对我们这个联合公司的期望。当然,在调查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首当其冲是项目位置不理想,项目选址在浅海区附近,涨潮的时候海水水位上涨,退潮的时候海滩上垃圾成片,死鱼死虾遍地,在炙烤的阳光照射下臭味熏天,污气逼人;农业生产的水产养殖基地和排灌系统也不理想,海潮上涨后海水会倒灌,会给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带来极大困难和挑战,可当时领导都是在短时间内临时来看的,他们并没有发现这些问题。我也拿不准到底要不要向洪区长反映,怕自己拿捏不准反而影响了整个项目,便在汇报的时候蜻蜓点水式的几句带过,紧接着按照洪区长和邱副区长原来的指导思想制定了一套方案,在方案里做了如实的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