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写企业家传记经典案例(7):从警生涯幽默二三事

代写企业家传记经典案例(7):从警生涯幽默二三事

张家口市公安局某分局的张某强同志是刘宏伟警官学校的师弟,他有闯劲,有干劲,是做刑侦工作的一把好手,但也好酒。某,一个北风呼号的日子,他立功受奖后,便跟同事们一起喝酒庆祝。

晚上喝完酒的张建国唱着《拉网小调》,开着破旧的250摩托车从宣化公安局牌楼西回他阁北街宣化某指挥学院的家。不料快到家门口时,迎面驶来一辆大卡车,张某强躲闪不及,一脚油门来了一个360度的大转弯,摔了个人仰马翻,但毕竟是警官学校出身,他拍拍屁股就回家睡觉了。

第二天酒醒后,张某强感觉到,他的口腔内有一阵莫名的疼痛,用手一摸,再照照镜子,猛然发现,他上下颚的牙齿总计丢了6颗。

毕竟是酒后骑车,作为刑侦警察的他没有报警,而是自己扛着扫帚到“案发现场”现场勘查,可整整1个小时40分钟过去,一颗掉落的牙齿也没找到。的收获是,他在现场意外捡到一个钱包,打开一看,钱包里有650元钱和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上的名字叫某小花。他按“身份证地址”索骥,很快便找到了小花,归还了钱包,没想到,这次意外收获,成就了一段美好的姻缘,为此,刘宏伟专门给他写了篇报道:《拾金不昧招来美好姻缘》:摔了牙挂了花,拾金不昧遇小花,你情我爱人人夸。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失去了6颗门牙,更多的是身体遭受疼痛,但接下来发生了的事,却让张某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他竟然把自己的配枪丢了,而且还是升级的54手枪。

枪支是警察的生命,丢了枪就如同警察丢了生命,如果这把枪被危险分子捡到,那就成了市区社会治安的一颗定时炸弹。按照《人民警察内务条令》、《人民警察使用武器警械规定》:应当在一个小时内迅速向市级公安机关汇报;当日要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备案。

分局局长立即召集全局开会并分配工作任务,全局上上下下科室所队,甚至连辅警、执勤民兵和食堂的大师傅都用上了,在全程车站、商场、影剧院、图书馆、歌厅舞厅等凡是张某强有可能经过的犄角旮旯,所有人就干一件事两个字——寻枪。

经过48小时53分13秒的苦苦搜寻,全局上下仍然是一无所获,但好在,张某强终于酒醒了,他赶忙屁颠屁颠的去和局长汇报:“局长,别找了,我的枪在我上厕所时掉到茅坑了。”

02

“刘哥,我媳妇聪明又漂亮,身高170,我结婚你打算给我随多少份子钱啊?”

说这句话的,是刘宏伟的一个同事王某刚,从某警校毕业后入职宣化分局,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少数民族的女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终于有情人终身眷属了。

刘宏伟原以为好事将近,不料仅6个月后,他便沮丧着脸说:“刘哥,我们俩分手了。”

恋爱中的王某刚,不由得让人想起“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句爱情誓言。只要说到女朋友,只见媚眼一动,他的嘴角便笑意衍生,大家都为他在转瞬即逝的青春里遇见美好的爱情表示祝福和羡慕,期待着他们“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可看起来这么坚不可摧、牢不可破的爱情,怎么如此不堪考验呢?

“我份子钱都准备好了,你们怎么就分手了呢?”

“刘哥,你不知道,我女朋友是云南一个少数民族的,按照他们当地的风俗,未来的女婿在领证、订婚之前要和未婚妻‘试婚’。”

刘宏伟很好奇,“什么是试婚?”

王某刚有些难以启齿,“就是同房。”

刘宏伟笑了,“这有什么难的,不就等于把洞房花烛夜提前了吗?”

这时王某刚来劲了,他略微有些激动,“刘哥,你不知道,他们那边的风俗,试婚的天,准岳父和丈母娘要现场观礼,确定他们未来的夫妻私生活是否和谐,只有经过了这道考验,才能顺利成婚。”

刘宏伟哈哈大笑,“这风俗也太怪了,你这准岳父和丈母娘,就是两个老流氓啊……”

王某刚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罢了,分了就分了吧,有些爱情,注定是有缘无分,只怕是前后给了两万五的彩礼不好要了。”

03

李某林和刘宏伟并称为公安局的两个活宝。某一年,年方四十四的刑警队的同事朱某林在侦办炮兵指挥学院的一起案件中猝死在工作岗位,全局上下悲痛万分,李某林也不例外,可他怎么哭也哭不出眼泪来,一直在那里干嚎。霎时间,只见他一跺脚,强行挤出几滴似有非有的眼泪,然后便顺手在兜里掏手绢,不料他这个动作引得悲伤的同事们笑出了声——他掏出的不是擦眼泪的手绢,而是一个避孕套。

04

刘某东是张家口地区传说中的江湖老大,他早在宣化开了一家豪华的“帝王歌厅”,歌厅里山珍海味、美女如云,他跟当地公安局局长的关系非常好,只要是局长去吃饭,山珍海味美女佳肴一律免单,但其他人去了就没有这个待遇了。

刘宏伟跟一个友邻单位的同事关某平协商,“咱也吃一回免费的去。”

就这样,刘宏伟和南大街派出所的关某平相约到了帝王歌厅,山珍海味“可劲造”,上等好酒“当水喝”,刘某东看他们的消费,心里也乐开了花,便向他们推荐起了一些套餐。

“关哥、刘哥,我这里还有拉菲酒,要不要来点?”

“来两瓶,不差钱。”关某平应声说。

一顿胡吃海塞,大造特造,两人总计消费两万四千元。

惊心动魄——买单的时刻到了。

一旁的服务员催促着他们买单,刘宏伟关某平眼睛一愣:“我们局长为什么不买单?”

刘某东应声说道:“人家是领导,我们这小店,需要领导关照。”

两人来了气:“你这不是狗眼看人低吗?想让我们买单,到公安局来。”

见二人语气不好,刘某东被吓得一愣一愣,终不但分文未取,还很礼貌地将他们送到楼下。

刘宏伟和关某平心里乐呵,终于享受了一次局长的待遇。

没想到乐极生悲,第二天公安局副政委武德生便找到了他们,对他们进行了很严厉的批评教育:“你们是警察,竟然吃霸王餐,还出言不逊,这次必须认真写检讨,等待处理结果。”

武德生副政委一向是刘宏伟的榜样,他的话,让刘宏伟和关某平多少有些压力,可让人意外且悲伤的是,三天后武德生副政委因为重病去往极乐世界了,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05

每个进入公务员体系的人,都有一个向上的梦想——副科正科年年登科,副处正处岁岁佳处。公安系统评资历历来有“论资排辈”的传统,宣化公安局也不例外,当时公安系统有一个三年为期的公务员考核,只要在职的民警连续三年成为公务员,就可以涨一级工资,大概是12块钱左右。好多同事们为了前进一级半级,为了谋个“官”当当,为了从副股、正股、副科一直爬到正科、副处、正处,可谓是见缝插针,无所不用其极,溜须拍马者有之,争名逐利者有之,阴奉阳违者有之,落井下石者有之,背后打小报告、捅刀子者有之,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者有之。在面对向上和进步这个问题上,职场就是赤裸裸的战场。

宣化分局通讯科长是一名中年警官,叫田某,同志们都称他是“酒混子”——每到吃饭的点必到同志和朋友那里混饭吃,从不买单。刘宏伟平常叫他“田哥”。

1993年3月,田哥“当官”的机会来了,上级单位从河北省包括公安系统在内的各系统选拔去往西藏的“援藏干部”。这个消息让田哥极为振奋,因为援藏两年回张家口以后,能够把他的科级干部提到副处。田哥不顾自己的身体情况,也顾不得入藏后可能出现的高原反应,他跟许多“官迷”们一起,积极报名,踊跃援藏。

经过一番争取和等待,田野如愿以偿去了西藏,可在西藏的两年,让田哥备受煎熬,等返回宣化以后,他满目憔悴,身心俱疲,脸被晒成了“高原红”,人也变成了“玻璃心”。可他依然还是惦记着自己的副处,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以后,便去上班了。没想到,迎接他的并不是提拔副处的喜悦,而是让他长期在家休养的通知。局领导说:“老田,你是老同志了,你就长期在家休息吧”。

提拔处级干部没了下文,无异于在田哥千疮百孔的心上插了一把刀,他一遍遍找政法部门及组织部门汇报,抹眼泪,装可怜,在张家口市政法委干部处李某柱的协调下,终于调成了副处,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如愿留在市公安系统里,而是被发配到一个穷山沟的某分局当政委去了。

当时公安系统有一个三年为期的公务员考核,说实话如果按照“德才勤绩”来考评,那个名额一定属于刘宏伟,但是当办公室副主任又当政治部主任的刘宏伟,一定会把这个荣誉给同志和朋友。警察生涯多年,刘宏伟从不在公安系统争名夺利,他内心里一直在问自己三个问题:“入党为什么,在职做什么,离职留什么。”

06

1989年,刘宏伟从张家口市公安局东升派出所调到机关新组建的分局法制办工作。

当时分局还没有新的办公大楼,办公地点设在宣化区牌楼西街的几排平房内,条件相对简陋。法治办公室的东边是刚组建的巡警大队。巡警大队每天出警、巡逻、问询,场面“闹哄哄”,而法制办因为工作原因,时常“静悄悄”,这一动一静,使得工作速度和质量极高的刘宏伟总是在“闲暇”时间去看“新闻”。

当时的巡警大队长队长叫陈发,工作起来总是尽职尽责,先后被评为公安系统的楷模、劳动模范、全国警察……各种奖项拿到手软。不过说来也怪,虽然他的名字里有个发字,但他一直没发,加上公安系统经费非常有限,财政上是差额补足,超收提成。为了从财政上拿返还的提成,在陈发的带领下,整个巡警队28名警官把重点工作放在了“全区的抓赌上”。这一抓,果然把业绩抓上来了,领导满意,队员们也高兴。作为法治宣传的笔杆子,刘宏伟便准备写一篇报告文学《精神高原——记张家口市公安局宣化分局陈发》的文章,这让陈发喜出望外,他对刘宏伟说:“谢谢对我的宣传,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老哥肯定满足你。”

刘宏伟心想,全队抓赌,据说总计没收的麻将能开一个麻将展览馆,形形色色什么样式都有,刚好他的岳父喜欢打麻将,便趁机说到:“陈队长,能否送我一副麻将?”

他二话不说,便把一副的骨质麻将送给了刘宏伟。刘宏伟开了这个头后,戏剧性的是,公安系统的好多领导和同事都找他要麻将,这让他苦不堪言。

意外的是,陈发抓赌抓上瘾了,有一次竟然带着几名队员邻近的某个乡村去跨区抓赌,当时的农村农闲时都爱“搓几把”,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狗,他带队进村时,全村的狗叫声此起彼伏,惊扰到了村民。村长紧急在大喇叭广播:“有土匪进村了,马上抄家伙给我围起来。”很快,陈发和队员们就被100多手持“武器”的村民给围了起来,然后在小黑屋关了两天两夜。公安局局长知情后,鉴于跨区没有执法权,只好找村长说好话,这件事这才收场。

巡警队有2名队员经常冷幽默,其中一个叫董北京,一个叫唐中国,光听他们的名字,就不禁让人浮想联翩。有一次唐中国给董北京说,“我儿子小中国出了问题了,爱上网,爱赌博,你给我管一管,管好了请你搓一顿,再送你两条大中华。”董北京满口答应,还胯下海口:“要说别的我不行,教育孩子这件事情上,我有经验。”

受君之托忠君之事,他找个机会把唐中国的儿子叫到跟前,啪啪就是两个大耳刮子,打得孩子哭爹喊娘,同事都调侃说,真是“打别人家的孩子心不疼”……